城外诚

我是个随便的人。
就是想写点自己熟悉的事情,熟悉的故事。

【深夜60分】光·影

光·影 01


AU 导演X摄影师 清水 寡淡 慎


心里好方。




初秋,漫城碧绿在萧瑟微凉的风中,抖落成一地金黄。


明楼进门时,阿香正在院子里捡银杏。


“阿诚呢?”明楼把钥匙扔在桌上,用脚踢了踢明台的脚。


“诶呀!”明台把手里的PSP甩在沙发上,“就差一点就通关了,大哥你来的可真是时候。”


“怎么说话呢?!”明楼挥过手掌,擦着明台的发梢,虎虎生风。


明诚缩着脖子,“阿诚哥在地下室,你赶紧去吧。”


明楼转身下楼,暗骂,“臭小子。”


“怎么又看这个?”明楼推开地下室小放映厅的门,阿诚一人缩在第一排中间座位上。大屏幕上溥仪脸上的阴影缓缓晃动。


阿诚转过头,逆着屏幕上的光,看不出表情,“大哥。”声音温润。抬手按下暂停,推亮橘色的壁灯,“怎么去了这么久?有什么问题?”


“是,明天的分镜可能还要改一下。”明楼就近坐在门边的位置。


“嗯?”阿诚起身,“要改成什么样?”


“我想加几个特写。”明楼捏着鼻梁,闭着眼睛,低声说,像是喃喃自语。


阿诚皱眉想了半天,想不出明天日程表中,哪个场景可以加特写镜头。“哪个场景?”


“空镜。”明楼睁开眼,盯着阿诚的下巴。心思转向了另一边,阿诚真是太瘦了,单薄的让人觉得不能经事。谁能想,他当年还在坦桑尼亚做过一年自由摄影记者。


“鸽哨那个空镜?”


“对。”


阿诚低头关了放映机,把《末代皇帝》的碟片从机器里退出来,“那个怎么加特写,就算航拍器也不能离的太近。”


明楼眼睛一亮,“我有办法,你跟我来。”


明诚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明楼兴高采烈的从后备箱搬出的纸盒里,掏出一只雪白的鸽子,体型饱满,毛色油亮,连喙都是带着些红的橘色。


“漂亮吧。”明楼倒拎着鸽子脚。


“怎么拍?”明诚问。


“拍完鸽哨,就在原地拍特写。”


“先不说之前挑的鸽群是灰色的,你这弄只肉鸽来,假装信鸽,这不太好吧。”


“怎么就肉鸽了,卖鸽子的人和我说这是训练好的信鸽,吹口哨就能飞回来。”


阿诚翻白眼,转头拉住从他身边经过的阿香,指着明楼手里的鸽子,“阿香,今天晚上给明台加个菜。”


“闭嘴。”明楼瞪眼,“阿香,你来看看这是信鸽还是肉鸽。”


“这一看就是肉鸽啊,你看着头的形状。”阿香从明楼手里救出一只倒挂着的鸽子,“前些天阿诚哥给我看的照片,你们选的那些鸽子,是老北京的观赏鸽,头的形状很特殊的。”


“就你懂的多。”明楼虽对着阿香粗声粗气,眼睛却瞥向了嘴角翘起来的阿诚。


“大少爷要拍单只的,干嘛不捉一只进棚里?”阿香在这个家里耳濡目染也懂了些拍摄日常。


“那些后期,柔光硬光都分不清,还是算了吧,到时候咱们明大导演又要骂人了。”明诚赶紧摆手。


明楼瞪了阿诚一眼,“还记仇?”


上一次电影开场有一段特效镜头,成片之后,明楼觉得哪里别扭,却又找不出哪里不对,只在饭桌上埋怨前期摄像光影在绿屏前拍的太假。后来还是带着阿诚去了合成工作室,才发现,后期组为了前景和后景match,不但擅自加了一道侧光,修改了阴影角度,还将前期拍摄为了保证真实性的抖动都去掉了。


“不敢。”明诚低着头,嘴角翘得更高。


“要不就随便拍,能抓多少用多少?”明楼心虚,话都没底气,一副和阿诚商量的口吻。


“随便拍?是你是王家卫,还是我是杜可风?”阿诚挑起一边眉,果断拒绝。


“大哥,你们在院子里干什么呢?什么时候开饭啊?”明台站在大门口,踩着拖鞋大声嚷嚷。


“大哥,带回只鸽子,说是要给你加菜。”明诚指了指阿香手里咕咕叫不停的鸽子。


“谢谢大哥!”


明诚,阿香转身进屋,讨论是炖汤还是红烧。


明楼摇头淡笑,跟在两人身后,低头感叹:“全都让大姐惯坏了。”


tbc。。


 @楼诚深夜60分